湖南省沅陵县乡村历史:沅陵的巫傩文化

作者:小编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9-12 14:12:26
来源:

 摘要:巫傩文化是我国古老的文化系统,它影响辰州(今沅陵)万年历史,给沅陵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。辰州三绝、辰州符和以辰砂为主要原料的炼丹术,替巫傩文化增添了腾飞的翅膀,在沅陵积淀了厚重的历史文化根基,筑就了沅陵巫傩文化博物馆。

傩有跨越人类多种社会制度的漫长历史,有处于各种时间、空间的表现形式,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和至今尚未破解的历史文化信息,而今民间仍传承着若干神奇的傩技,群众喜闻乐见的傩戏和一些令人费解的特异功能,被旅游部门开发为亮丽的景观。

关键词:巫傩文化、辰砂、辰州符、辰州三绝、神秘王国、巫傩文化博物馆。

 

 

一、巫傩文化的由来

中国的巫文化,起源于400多万年前

①的采集时期的中后期(巫的初级阶段)

②,到了50万年前的渔猎时期,它已发展较为成熟,从而进入中级阶段

③。直到1.4万年前的农耕时期,它已发展相当完备,进入了高级阶段

④。这时,一部分由巫舞演绎成傩舞,逐渐形成傩文化。而巫仍保持它的原始属性继续流传。

古时,巫被单称为“方”、“术”、“法”、“技”。连称则为“方术”、“方技”、“术数”、“法术”、“法事”等。巫师们常做些吞刀吐火,装神弄鬼的巫技,以显其“超常功能”。巫师在漫长岁月的实践中,创造了“神学(巫文化)”、“人学”、“美学”、“哲学”、“天文”、“星象”、“地理”、“物理”、“化学”、“超常功能”、“气功”、“武功”、“军事学”、“音乐”、“舞蹈”、“杂耍百戏”、“魔术”、“骗术”、“邪术”等等。正因为他们从来不懂什么是“科学”和“伪科学”,只知道凡是能够在法事中显示神异的东西,就把它吸收到巫术中去。因此,巫术就包含了“真科学”、“伪科学”、“真功夫”、“假功夫”、“魔术”、“骗术”等,鱼龙混杂,无所不有。

 

 

在氏族社会里,先民在渔猎活动中发明了法术、巫术后,出现了巫,首先出现的是女巫,这与母系制有关,反映了女性的权威⑤,到了父系制,出现了“觋”——男巫,后人合称为“巫觋”。即“在男曰觋,在女曰巫”,后来统称为巫。北方萨满教,也是巫。巫在各地区分别称为端公、道公、师公、土老师、僮子等。最早的巫官由酋长兼任,反映了氏族、部族或部落对行政、军事和宗教三者集中统一领导机制。

 

 

巫是信仰“万物有灵”的原始自然宗教的代表,是原始精神文化的主要创造者,也是原始意识形态的体现者。巫与官结合,谓之“官巫”,与医结合,谓之巫医;与史结合,谓之史巫;与占卜结合,谓之卜巫;掌握了天文,谓之星占家;掌握了地理,谓之堪舆家;掌握了炼金术、炼丹术,成为游方术士;掌握了象形文字,使殷商甲骨文成为观察与占天文、地理文化和各种“国之大事”的忠实记录。巫还善于表演,后衍变为“优”,成为最早的歌唱家、舞蹈家和神话传说的传承者。总之,在人类早期发展史上,巫是推动社会进步的,建立原始文化的功臣。

 

巫最常用的手段是巫术,在盛行巫术崇拜的远古社会,先民笃信巫术具有神奇的超自然威力,把掌握这种威力的巫,视为神的使者,传达神的旨意,是沟通神与人的桥梁。巫与巫术,就其本质来说,是科学、文明的冤家对头。巫的最兴盛时期是夏商两朝,到周朝受到限制,至汉代宫廷的巫蛊事件后,给巫以沉重打击。道教在继承了巫的衣钵之后,获得迅猛的发展。而巫在政治上进一步遭到社会的鄙弃,只能退居于城乡的安静角落,从事扶乩、算命、测字、相面、堪舆、降神医病、测名问吉,求神问卜、妄测凶吉祸福、驱鬼逐疫等活动。

 

 

傩经历了万年的衍变与发展,由傩舞逐步发展成傩仪、傩祭、傩戏、傩画、傩具、傩坛、傩面等各种文化元素,形成了傩系列文化、并幅射进人们的生活中,成为一种风俗风情。傩活动的主体不是巫觋,而是傩人或傩者,即直接参与驱傩的人。

傩的最兴盛时期是周期,被纳入“礼”的范畴,从而形成国傩、大傩、宫廷傩、军傩、寺傩、社傩、乡傩、族傩、教傩、游傩等。周代的君王每年要在立春、立夏、立秋、立冬之日,举行国傩、天子傩和大傩的祭祀活动。傩祭仪式由装扮图腾神灵的方相氏主持,调动上自天子、百官、下及巫觋、士兵、农民、儿童、民间艺人和黎民百姓,几乎是动员全民,与恶劣气候、鬼疫、邪恶等进行积极的抗争,以求获得风调雨顺,寒暑相宜,人寿年丰,六畜兴旺,国泰民安和社会稳定。

“人为宗教”则宣扬神灵主宰世界,主宰人类命运,要信徒们匍伏在神灵脚下,消极地等待神灵来世的恩赐。傩则热衷于人类以巫术精神主宰今世自己的命运,这便是傩魂的核心思想。

 

 

傩祭祀的主神是农神,祭祀目的是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傩的主要特征是“太阳神鸟”。宋代傩在继承隋唐傩的基础上,发生了深刻的变革,受到“三教合一”的影响,傩吸引了儒、佛、道三教的神灵,此外还有历史人物神和民间传说神,在宫廷大傩仪式中,任职长达两千年的驱鬼逐邪英雄方相氏这个角色,被钟馗、五道将军、金刚力士、六丁六甲所代替,亦即图腾神被人物神所代替。

傩有跨越人类多种社会制度的漫长历史,有处于各种时间、空间的表现形式,有丰富、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和至今尚未完全破解的历史文化信息,它一只脚尚停留在原始思维和巫音、巫舞之中,另一只脚却已迈进了近代生活和艺术大门。把傩作为一种复合的文化(傩与民俗文化和艺术文化紧密地融合在一起)形态进行考察研究很有益处,学者们称之为傩学或傩文化学⑦。

 

 

沅陵的傩文化分为两大派系,一为玉皇教派,又称河南教;一为元皇教派,又称上河教。玉皇教分布于麻伊伏、黄壤坪、柳林汊、肖家桥、高坪、陈家滩乡,还有官庄区、凉水井区和麻溪铺区各乡镇;元皇教分布于七甲坪、楠木、蚕忙、洞溪、清浪乡;还有北溶区、军大坪区、乌宿区和太常区各乡镇。玉皇教的主要特征是以铜铃(又称傩铃)为标志;元皇教的主要特征,是以绺旗为标志。两种教派都深受群众信赖,傩戏节目都喜闻乐见,有着深厚和广泛的群众基础。纵观当今世界,许多土著民族的文化,都随着现代化的进程而被消解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这种文化缺乏广泛的群众基础,以致于成为“化石”,仅具有学术价值,而不具有资源价值,如印第安文化,古埃及文化,玛雅文化等。

 

 

而傩文化则不然,在古代,它是作为当地少数民族主要教化手段和娱乐形式,一代一代传承下来,即使在“文革”这种空前浩劫时期,它也没有被封杀掉,可见其生命力之顽强。改革开放以来,它又重见天日。1988年,国家成立了“中国傩戏学研究会”,会长曲六乙。之后,各省市自治区也先后成立了分会,这些年来傩戏学术研究活动十分活跃。某些地方傩戏,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,傩戏表演遍及城乡,吸引了众多的海内外游客进行学术研究或旅游观光。还有不少傩戏团体,应邀赴欧美各国进行表演,取得轰动效益。美国纽约大学教授、《戏剧评论》主编理查德·谢克纳先生,看了贵州铜仁的傩戏表演之后,他高兴的说:“傩戏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民间戏剧。”

 

 

二、巫傩文化是一种可开发的资源

巫傩文化是一个动态开放系统,更有着独特的艺术形式,具有极高的资源价值。所谓资源就是它能够被加工、能够参与到经济运作中创造价值。巫傩文化就是具有在经济运作中创造价值的特点,才被列入可以永续利用的一种古老文化资源。我们沅陵的巫傩文化在历史上的情形如何呢?这里引用《中国巫傩史》的一段精采文字描述:

 

 

在中国“巫傩文化”盛行的重要地区之一,中国巫教“辰州符”的发源地——湖南辰州府(今沅陵,古为湘西、黔东、鄂西南的重镇),自古就是一个苗蛮夹杂,“巫文化”盛行的“神秘王国”。中国最早的古籍之一《逸周书》中就有“卜人以丹沙”的记载。卜人,指的就是湘西、黔东、鄂西南一带的少数民族。也就是今日这一带的苗、侗、土家等民族的先民。丹砂,就是朱砂,是很重要的化学物质,以辰州出产的最好,故有“辰砂”之称。

古代巫师炼长生不老的仙丹,就是以“辰砂”为主要原料的,现代的化学也是在巫师们炼丹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古代巫师上通天神,下镇鬼魅,都离不开“辰砂”和“辰州符”。就是古今巫师在桃木、竹简或“黄表纸”上书写“符录”用以启奏神灵,召唤天兵天将,驱鬼镇邪的重要手段。两千年前的《逸周书》,就把卜人的丹砂作为重要贡品,记入了史册,决不是要它来作科学意义上的“化学试验”,而是为了周王朝“巫文化”的需要。由此也可以反证:辰州地区的“巫文化”在几千年前,就已闻名中原,名震中华了。对这一地区的“巫文化”进行田野考察,是具有较典型的代表性的。

 

 

根据我(《中国巫傩史》作者林河先生)在这一地区数十年的田野考察证明,这一地区,的确是中国难得的“巫文化”博物馆。你完全可以根据这一地区的资源勾画出从“自然崇拜”到“植物崇拜”“动物崇拜”“图腾崇拜”“生殖崇拜”“祖先崇拜”“人为宗教”一系列比较完整的宗教发展轮廓来。

文化人类学家、民俗学家、作家林河先生,是国内外著名教授,国内外的学者都称他为奇人,他写的《中国巫傩史》等书为奇书,他的这段文字,把沅陵的巫傩文化分析得十分透彻,也十分肯定。沅陵巫傩文化可利用的资源究竟如何呢?笔者多年社会调查获知:

1、傩戏班子整齐,傩坛甚多,玉皇教以麻伊伏唐姓傩坛法师为主,各种角色(法师)齐全,傩技、傩具优良,曾多次在省、市演出获重奖;元皇教以七甲坪胡姓傩坛法师为主,1982年、1997年、2003年,湖南省电视台,曾多次摄制专题片播放,获惊人效果。明溪口乡的傩坛法师是女性傩者,她上刀梯、过火海等傩技不凡。其他各乡均有名气甚佳的傩坛法师。

 

 

2、有誉满中外的“辰州三绝”,给你以神秘的感觉。这“三绝”:首先是辰州符,不仅巫傩法师会用,沅陵大多数年长者都能会使用一二。如强盗法可为正在流血的伤口止血,就是用的“辰州符”,民间妇女都会使用。符的种类多,使用方法各不一样,可以刻版印刷,也可以临时书画。可以划在地上,也可以用剑或其他法器划在空中,划在水中,划在水碗中,辰州符贴在任何一个地方,都能生效。

其次,是放蛊,据巫师们说,蛊分“情蛊”、“恨蛊”和“敌蛊”。目前尚有不少人使用,但都不用“敌蛊”。十分慎重,秘不外传。

其三,是赶尸。民间传说故事甚多,但常见的只是封尸。暑天,尸体发臭,经巫师施法封治后,停放数日而不臭。至于赶尸则少见,现今交通方便,谁愿让亲人遗体曝晒于阳光下,像赶牲畜一样的赶回家呢?但个别巫师说他尚能施此法术。

 

 

3、有一批具有“超常功能”的巫师:

有位巫师,能将对河岸上酒家的酒,飞流到自己酒杯中来;有位巫师能将家住上海或北京正在患奶痛病的青年妇女,可在电话的问话中作法,便将奶痛病祛除;有位特异功能者,拿100元人民币去商店购物,当面付出现金98元,将货物拿走。当他回到自己家中时,那100元现金,仍在他的口袋里;有位巫师,在房间里,他说声“转”,那房中的桌子便应声旋转起来;有一位巫师,能叫石碾盘上的石滚,跳出碾槽,在外面自己施转,快慢自如;有位法师他坐在距客人一米以外的地方,将手指一指,能将客人手中的纸烟点燃;有位巫师能使火锅里的食物,尽管大火烧煮,一天煮不沸;有位巫师将一小块纸片,当着别人的面,折叠成一小纸团,放进咀内一咬,突然丢进一小水潭中,能将一米深的小水潭的水炸干;还有吞刀吐火的,当场将磁杯像嚼萝卜那样,一口一口地嚼吃的……

4、常规的傩技有:上刀梯、滚刺床、下油锅、过火海等,能操作的法师较多。

5、有一批傩坛法书、图片、傩画、傩面具、傩法器等,是巫文化的瑰宝,可供学者、旅游者研究、观赏;

 

 

6、有一大批傩戏演本。传统剧目共有二十四出,分为“正朝”、“花朝”两部分。演出顺序大致是前正朝、中花朝、后正朝。分“请神”、“酉守神”、“送神”三段(戏在酉守 神时演出),这便是傩仪。他们严格遵照“正戏正演”“花戏花演”的规矩进行演出。演员中的“生、旦、净、丑”角色齐全,“唱、念、做、打”的功夫具有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随时可以登台演出。

 

 

巫是一种古老的文化源头,在历史的长河中,它不仅演绎成傩文化。而且形成了萨满教文化和梅山文化等。演绎戏剧的有杨梅戏、辰河戏、阳戏、花鼓戏、花灯戏、川剧等。民歌中的弋阳腔、薅草锣鼓、三棒鼓、莲花闹、草龙灯等。土家族的跳马、摆手舞、梯玛歌、撒尔荷、茅古斯;苗族的跳香、花柱椎牛和北方的扭秧歌等,还有多种多样的舞蹈和歌曲。至于傩俗那就普遍得很,如新年门贴钟馗和尉迟恭、秦叔宝画像,书写神荼、郁垒字样;端午节门悬艾叶菖莆;小孩身携雄黄大算头,插桃符、焚纸船、纸马;牧兵、放兵;燃芦苣驱鬼;龙舌压时气;菖莆艾叶解邪毒;打清蘸。朱红点头压灾;小孩身携长命锁;龙舟驱疫,还保几愿,龙灯狮子灯驱邪;小儿度关解劫等等,不胜枚举。这些傩俗都注入沅陵人的日常生活中,世世代代永不止息的传承下来,积淀成丰厚的巫傩文化根基,筑就沅陵巫傩文化博物馆和巫傩文化百宝箱。可为我县“旅游兴县”作出积极贡献。

三、怎样开发沅陵巫傩文化

巫傩是一种古老原始文化,距离当今世界实在太久远了,有很多东西现代人是难以理解的,有些东西又是当今政府的政策法令所不提倡的,必须加改选,使其“老瓶装新酒”,发挥出具有时代魅力又富有传统色彩的艺术光彩。

1、傩戏要在县文化部门的指导下,进行改革,去除封建迷信色彩很浓又与现时政策不符的部分,增添具有时代特征,弘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,积极向上的内容。演出程式可以去繁就简;表演技艺,亦应学习现代技艺,音乐可以升华,渗入杨梅戏或阳戏音乐成分,但仍保持傩戏特色。傩戏剧目要精选,将其艺术价值不高,思想内容欠健康部分去除,增添催人奋进的新剧目,紧贴现代生活。

2、傩戏剧院应将我县的阳戏、辰河戏的优秀剧目请上舞台,各唱各的调,各吹各的号,做到“三戏”同台演出,异彩纷呈,吸引更多观众。

3、傩戏演出时,除少量古剧需要戴面具外,其余剧目一律不戴面具。采用现代戏剧手法,直接在演员脸上化妆。剧情中的喜怒哀乐,不靠面具表现。全由演员脸上流露,以显其能;

 

 

4、建一座巫傩文化博物馆。地址最好选在县城南岸凤凰山附近。馆内建设:

①要有演出场地,能容纳数百人的席位,有舞台,有乐池,文戏武戏都能施展得开。

②有陈列室。将傩具、法杖、司刀、傩铃、绺旗、竹告、牛角、天师帽、红、青两种侍佛衣、铜锣(分大、中、小三种)、鼓、铙钹、唢呐、琴等物,有序陈列其中。各种傩画(傩坛供奉的各种圣人、神仙、祖师、法师画像)。各种式样的傩面具(江西省萍乡市博物馆展出古老傩面具百余面;贵州省文化厅艺术研究室展出傩戏面具600余面)分门别类进行陈列。还要将傩坛的符、咒、图片、书籍(包括法事书籍、傩戏演本等都陈列其中)供游人观赏,研究。

③要设立祭祀神坛,以接待善男信女焚香烧纸,虔诚叩拜神灵,以遂心中之愿。

 

 

5、编写或购进一批傩文化的专著、傩文化图片、傩文化工艺品,以满足游客购买需求。

6、拍摄几集傩戏、傩技、傩仪专题片和录音磁带,定时播放,渲染气氛,扩大影响。

7、根据旅游事业发展需要,可在官庄、五强溪、七甲坪、麻溪铺、乌宿等风景区内设置傩戏、傩技表演场所。

8、那些具有“超常功能”和“特异功能”的巫师和“能人”,有序的组织登台表演。但要严格遵守政策、法令和相关规定,绝不允许乘机宣传封建、迷信,或敛人钱财。

9、傩戏剧团,有条件的时候,可以出外巡回演出,也可有目的的组织外出参观,学习先进经验。

10、组织傩戏人员,学习党的文艺方针、政策,自己起来改革傩戏。

……

 

 

巫神或许某段年代蒙蔽了我们迎向文明开放的视野,但却没有让我们数典亡祖,真正给我们寻找到繁荣顿开的“天门”,这就是要剔除巫傩文化外表的迷信愚昧的糟粕,巫文化的本质是唤醒我们笑对自然灾害,笑对社会嬗变的勇气和信心。巫傩文化的诸神能让我们失衡的心理得到平衡。如在遥远的年代中,巫师们吹响牛角号,擂响牛皮鼓,沅陵人民在这阵阵鼓号声中众志成城,为民族生存而战的气概精神。这种精神正是沅陵人掘起的民族精神。沅陵正是拥有这颗中国戏曲的活化石——巫傩,才让外人产生出无数的歧义,称之为“神秘王国”。但要真正认识沅陵,读懂沅陵,只有你了解了巫傩文化这一民族文化瑰宝后,才算真正了解沅陵。解读沅陵的方法无数,如同你站在苦草界上的每个山峰看沅陵一样,不同的角度,便有不同的风景,不同的感受。然而,通过巫傩文化解读沅陵,则是一个最民间、最通俗并十分清晰的视角。

读懂巫傩,沅陵也就不再神秘了。

 

 

参考文献:

1、据中国科学院吴汝康院士说:人类起源的时间大约在700万年前,经历了南方古猿、能人、直立人(猿人),早期智人几个阶段才出现了现代人类(晚期智人)。

2、林河《中国巫傩史》25页,“巫文化初级阶段(采集时代,自然灵崇拜)”

3、林河《中国巫傩史》28页,“巫文化中级阶段(渔猎时代,图腾崇拜)”

4、林河《中国巫傩史》32页,“巫文化高级阶段(农耕时代,傩崇拜)”

5、林河《九歌与沅湘民俗》35页1990年7月“生活·读书·新知”,三联书店上海分店出版。

6、《礼记·乐记》

7、《观云听泉》载曲六乙《傩魂》25页

8、《中国巫傩史》第66页

 

 

作者:钟玉如,1935年生,湖南沅陵县人,大专文化,沅陵县史志办公室退休干部。职称:副编审。主要研究方向:民俗文化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钢城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明星八卦 | 综艺新闻 | 影视快讯 | 楼市资讯 | 地产要闻 | 地方特色 | 美食营养 | 美食助兴
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国际足球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每日哈尔滨 版权所有
皖ICP备09015033号